多家航空公司推出电子版"健康申报" 值机前需扫描


按照防疫要求,刘忠华和同乡的蜂农在云南进行健康检查,办理健康证明并找当地村镇盖章。他们本以为有了证明,加上官方政策支持,可以顺利归程。但3月10日当天,众人还是卡在了湖北公安县下高速的路口,离家一步之遥。

由于担心感染,加上封村封路,信息不畅通,当年多数蜂农不敢出门。刘忠华沿着国道一路向北转场放蜂,最后竟获得了大丰收。“我前几天还和朋友开玩笑说,大疫之年,说不定我们还能像当年非典时期一样丰收呢。”刘忠华笑着说。不过,他最后把话头一转,“今年确实太难了。”

2月15日,农业农村部、国家发展改革委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紧急通知,明确将转场蜜蜂纳入生活必需品应急运输保障范围,要求尽快打通养殖业所需物资下乡和产品进城进厂的运输通道。

山西临汾的贺福平也带着蜜蜂来到云南吕合镇春繁。夫妻两人每天早上7点一直忙活到晚上11点才休息。春节前,贺福平的蜜蜂从最初的180万只繁殖到了近300万只,看着自家蜂场中的热闹景象,他对今年的收成有了些底气。

刘忠华养殖的是意大利蜂,这种蜜蜂繁殖能力强、产蜜快、经济效益高,是国内多数蜂农的选择。但由于饲养规模大,需要广阔的蜜源,一旦蜜源地花期结束,蜂农就要将蜂场迁移到下一个花场。“过了花季,千万张嘴要吃饭,人工喂饲料成本太高,所以非要跟着花期赶场。”刘忠华说,他和公安县的200多户蜂农,每年都要带着蜂箱长途奔走,由南向北“追花夺蜜”。

张文宏强调,疫情拐点很难预测,它取决于大家做隔离和检测的决心。“传染病经不起隔离。”张文宏说,目前,美国很多城市出台了严厉的居家隔离令,这与一月份上海做的事情是一样的。他介绍,当时,上海对所有从武汉来沪的病例进行追踪,此外还要对密切接触者进行隔离。

“从前看养蜂人能全国各地跑,羡慕这种自由。这些年离家在外,尝遍了养蜂的酸甜苦辣才知道,辛酸太多了。”刘忠华说。22年间,他跑遍了全国所有的蜜源地。最远的一次转场,刘忠华跑了2400公里,花了40小时。

22日,云南省农业农村厅紧接着发文,要求全省组织排查辖区内养蜂情况,做好生产管理服务。将转场蜜蜂纳入生活必需品应急运输保障范围,提供绿色通道。为养蜂户解决饲料短缺等各种现实困难和问题。

当地时间25日,美国参议院投票通过2万亿美元的新冠病毒救助计划,该法案将提交众议院进行投票。这份以惊人速度起草的880页的援助计划法案,包括对个人的直接支付、更强有力的失业保险、对企业的贷款和补助,以及为医院、州和市政厅提供更多的医疗资源,还包括要求保险公司为新冠病毒提供预防服务。

“一下子感觉我们的命保住了。”刘忠华回想起当时,长出一口气。